【深度】特朗普失去了哪些支持者?

【环球时报记者 刘旭霞 越之 张松 柳玉鹏 辛斌】截至11月9日,已持续近一周的美国2020年大选仍有几个州没有完成计票,但美国媒体已经宣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选”,拜登发表了获胜演讲,多国领导人也先后向其表示祝贺。今年的选举,美国的投票率高得惊人,现任总统特朗普与拜登的对决也经历了持续多日的胶着。“特朗普为何输掉选举”,全世界都在分析,因为票数的背后是美国社会的深刻变化,这种变化将影响到未来四年华盛顿的内政外交。“从失去共和党大佬的支持到被“铁锈地带”抛弃,从防疫暴露出的“软肋”再到少数族裔的担忧,都被视为原因的一部分。不过,对胜选者而言,在已经撕裂的美国,想做“所有美国人的总统”绝非易事。

“为什么特朗普失去部分白人支持?”俄罗斯《报纸报》刊文称,原因是特朗普应对疫情的举措不力,让他们失去工作。选前的民调显示,共和党候选人似乎在佐治亚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白人和年长选民中失去支持。莫斯科国立大学罗斯福美国研究基金会负责人尤里·罗古列夫等学者表示,特朗普的核心选民是中西部的白人工人,但他并没有履行其竞选的主要诺言之一——保护工人的权利。

俄罗斯infox网7日报道说,美国副总统彭斯得到许多有影响力的白人福音派组织的支持,但这些组织并不喜欢特朗普,一些人还将特朗普视为“骗子”。这样的分歧也导致特朗普的选票减少。更重要的是,共和党内部不和导致特朗普失去部分基本选民的支持。另外,他经常发表挑衅性的推文,对一些媒体进行攻击,煽动种族主义话题等,都引起美国舆论和社会的不满。特朗普上任后大幅削减联邦科研经费投入,也引起教育界的不满。

高途课堂资深数学主讲陈国栋老师有10余年的教学经验,累计教授学员超过22万人。通过精妙解法,透彻讲解,培养学生学数学的自信。

有民调显示,美国非洲裔、拉美裔、亚裔选拜登的比例远远超过特朗普。《纽约时报》认为,由女性、有色人种、老年和年轻选民,以及一小部分对特朗普不满的共和党人组成的“不太可能的联盟”,让拜登赢得胜利。美国政治评论员范·琼斯8日在CNN新闻节目现场听到拜登胜选的消息后,激动得泣不成声,他表示:“如果你是穆斯林,就不用担心总统不允许你继续待在这个国家;如果你是移民,你就不用担心总统会乐于把自己的孩子夺走;来美国追梦的人不用再担心被无故遣返。”

乔治奥拍摄的大城市的游行主要是庆祝感恩节、独立日、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等大型节日,小镇游行大多是不那么知名的年度聚会,比如纽约南部康尼岛的美人鱼游行,或是中东部肯塔基州马里恩县乡村火腿节游行。

据CNN报道,今年有3200万拉丁裔美国人登记投票,是美国参与投票的最大少数族裔群体。《纽约时报》分析,特朗普比2016年获得更多拉丁裔支持者的原因在于这部分选民更加关注自身就业和经济状况,他们渴望接近白人,支持特朗普修隔离墙以防止更多中美洲的棕色移民的入侵。但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拉丁裔群体中反对特朗普的大多数人来自墨西哥,他们中只有23%选择支持共和党。他们因为受到民主党包容性移民政策的吸引,投票给拜登,以期更易获得医疗保障和改善住房条件。美国移民委员会执行董事贝丝·沃林表示,在(忍受)了特朗普4年“绝对反移民和种族主义暴行”后,墨西哥裔迎来“公正和公平”的机会。

节日只是狂欢的借口,参加游行的不都是爱尔兰后裔,但乔治奥在伊利诺伊州和爱荷华州拍摄的圣· 帕特里克节活动中,却几乎看不到黑人的身影。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35期

《纽约时报》8日刊文称,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常规举措让很多选民疲惫不堪,也让特朗普的败选成为定局。文章说,2020年混乱不堪,如众议院投票弹劾总统、“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歧视抗议示威、大法官提名之争等,而特朗普一路迎合自己的保守派阵营,加剧了社会分裂,特别是“几个月来,他试图播下怀疑民主政治过程合法性的种子”。

2016年9月,他在明尼苏达州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打败杰西·詹姆斯”的游行,游客可以看到19世纪中后期臭名昭著的劫匪杰西·詹姆斯是如何被明尼苏达人赶出州界的。几天后,乔治奥来到堪萨斯州,那里距离杰西·詹姆斯的出生地不远,“坏蛋”詹姆斯在那被描述成劫富济贫的英雄,当地人正在举行纪念他诞辰的节日游行。

圣·帕特里克节游行是美国最古老的游行活动之一。18世纪,英国殖民者陆续在新大陆的大西洋沿岸建立殖民地,军队中思念家乡的爱尔兰士兵分别于1737年和1762年在波士顿和纽约举行了当地首次圣·帕特里克节游行。随着爱尔兰移民流向美国各地,圣·帕特里克节也演变成全美流行的节日。

英国摄影师乔治·乔治奥用相机记录了美国街头“常见但却不好解释的事”。

贴在拟开大麻店橱窗上的一份安大略省政府签发的“大麻零售店批准申请”通知显示﹐省府正在征集民意﹐指导市民如何表达和递交意见﹐征集民意截止日期是2020年10月15日。(魏惟)

在爵士乐起源地、美国南部海港城市新奥尔良,乔治奥拍下当地两场狂欢节游行的照片。一场来自以音乐家闻名的非裔美国人社区,乔治奥穿梭在游行队伍中,看到的白人面孔不超过20张。另一场游行在第二天下午,花车经过城市上流社会的花园区,几乎都是白人,花车上的人按习俗向人群扔彩珠、鞋子等纪念饰品,数量是前一天游行时的数倍。两场游行似乎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庆祝的却是同一个节日。

“铁锈地带”为何倒戈?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地理学教授萨利·马斯顿在《公共仪式与社区权力:1841~1874年马萨诸塞州洛厄尔市的圣·帕特里克节游行》一文中分析,厄尔市公众庆祝圣·帕特里克节,绝不仅仅是爱尔兰传统文化的简单表现,社会历史进程越来越清晰地表明,游行和其他公共仪式被描述为社区力量和团结的展示,最初是为了给人留下爱尔兰人受尊敬的印象,最终,这些活动被用来敦促爱尔兰人以特殊条件参与美国共和党。

特朗普失利,“铁锈地带”(美国东北、中西和五大湖地区的传统工业区)的“倒戈”可以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2016年,特朗普正是由于拿下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等“铁锈地带”的重要摇摆州,才得以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为什么仅仅过了4年,“铁锈地带”就抛弃了特朗普?在长达近百年的时间内,“铁锈地带”的钢铁、煤炭和汽车工业工人是美国中产家庭的象征,也是“美国梦”的代名词。然而,《环球时报》记者近几年多次前往匹兹堡、费城等“铁锈地带”重要城市,看到的却是一片衰败场景,有的城市一到晚上六七点钟,大街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人了。

特朗普上台后和一些共和党政客不反思“铁锈地带”衰败的深层次问题,却将其归咎到中国、日本等国头上,称“亚洲国家偷取了美国大量制造业岗位”,并开始宣布对美国进口的钢铁、铝等产品加征关税,试图以此恢复美国钢铁产业和汽车业的竞争力。特朗普还强迫别国政府或企业来“铁锈地带”投资建厂,但几年下来,这些措施并没有给当地经济带来太大改观。据美媒报道,2019年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共裁员 8600人,宾夕法尼亚州也少了9100个制造业工人岗位,多家曾支持特朗普2016年大选的能源公司、钢铁公司最近两年也宣告破产。“铁锈地带”的选民因此抛弃特朗普也就不足为奇了。

高途课堂资深数学主讲付力老师常年担任高三教学工作,是北京市教学课题研究负责人、《中学生数学 》特邀专栏作者。

对比几十年前的美国纪实作品,会发现美国人的块头变大了,时尚发生了变化,街上坐轮椅的残疾人士也变多了。还有一些隐性变化,乔治奥发现洛杉矶长滩一处传统的非裔社区已经很少有黑人居住,随着新移民的到来,已经变成亚洲和拉丁美洲人聚集的混合社区。

2018年8月去世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麦凯恩2016年曾支持过反建制的特朗普,但最终还是和“丑闻缠身”的特朗普决裂。麦凯恩生前曾要求不让特朗普参加他的葬礼,而未受邀出席的特朗普当天去打高尔夫消遣。麦凯恩家族在亚利桑那州影响力很大,2016年特朗普赢下这个州,但2020年失去了它。

越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据他所知,2016年很多支持特朗普的华裔选民都通过微信相互“通气”,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今年威胁封禁微信、关闭TikTok等做法让他们很不爽,也给大家带来很多不便。越先生说,特朗普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的幌子做这些事,但实际上既不符合常识也不符合宪法,因为每一个行政命令必须把它对民众的干扰降到最低限度,而且需要证明这个干扰是有必要的。很多华人和其他亚裔也不满特朗普三番五次地把抗疫不力的问题“甩锅”中国的做法,此举让很多亚裔受到种族主义分子的攻击,因此也不再支持他。今年9月公布的“亚裔群体投票倾向”民调结果显示,亚裔选民2020年的政治参与热情达到史无前例的高点,其中54%的亚裔选民表示会选拜登,30%的人表示倾向于特朗普继续领导国家。

他们坚信积极进取,团结协作,爱岗敬业,秉持着“点燃兴趣,培养习惯,塑造人格”的教育理念,认真对待每一个学生和每一堂课, 坚信“痴心一片终不悔,只为桃李竞相开”。

“人无法瞬间捕捉到所有细节,但相机可以,它能比我看到更多生动的画面。”乔治奥说自己只负责记录,把判断权交给读者。尽管美国大部分地区因种族或收入而分化,尽管人们习惯了仅凭外表就下判断,但乔治奥不想通过某种狭隘的身份特征来简单定义一个复杂的社区,他试图创造一个多重身份的群体肖像,邀请每位观众仔细观察,直面自己的偏见,重新发现身处的现实社会。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拜登在本次大选中获胜,但特朗普的得票也超过7100万张,创下美国在任总统在大选中的得票纪录。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两个美国”之争日趋激烈。《纽约时报》认为,即使特朗普败选,他也展示出对许多白人选民的吸引力,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的高人气。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创纪录的投票人数真正揭示的信息是,美国的分裂非常严重,双方看上去几乎势均力敌”。近半数美国选民仍支持特朗普,背后是这些人对保守主义的支持,以及对“进步主义”倾向的担心。过去半个世纪,新科技革命给美国带来持续增长动力,但大批美国乡村白人以及靠制造业获益的中产阶级被抛在后面,收入并没有实质改变。这些人担心民主党上台后,其政策将越发向硅谷高科技企业和少数族裔倾斜,导致其利益进一步受损。

历经层层角逐,在线教育机构高途课堂的高中数学名师天团凭借过硬的教学实力,从全国多个团队中脱颖而出,斩获“2020年新浪五星金牌教学服务团队”一奖。

这4年,“人们都累了”

乔治奥镜头下的“大游行”,用的也是“parade”一词,源于法语,最初指为各种展览或表演做准备,当然也包括阅兵等严肃的仪式。《韦氏词典》显示,17世纪,英语开始使用游行这个单词,常用于形容“浮夸的表演”,而不是“公共游行”(public procession)或示威抗议(march)。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传播学副教授苏珊·戴维斯将费城19世纪的游行称为“街头戏剧”,游行是当时纪念历史事件、庆祝节日、宣传或抗议的流行工具。

俄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所长瓦列里·加尔布佐夫认为:“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并在语言上支持将制造业重新带回美国,但这一政策完全失败了。总的来说,特朗普的政策是继续为美国人口中最富有人群的利益服务,为了华尔街的利益,他为富人减税,奉行放松管制政策,实际上,他对工人阶级的支持有限。因此,工人阶级对特朗普感到失望,让其失去这部分选民的支持。”

众所周知,共和党中有很多有声望的人和特朗普的关系不好,比如布什家族和罗姆尼等人,这些都是台面上明显的例子。共和党中不满特朗普的人还通过“林肯计划”专门收集他的失误或失策的地方,做成宣传材料来抨击他,这些都影响到中间派选民的投票。

在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美国游行”(下文游行一词均指parade),会蹦出63个词条,大多与节日相关,这还不包括最新发展的游行活动。

另一名华人商户说﹐“这家店铺原来租给华人经营﹐现在转租作大麻店﹐我不知道经营大麻的租户是不是华裔。这个地区的几乎所有商户都是华裔﹐经营业务主要是生活用品批发﹐不远处还有一个幼儿园﹐如果出现一间大麻店﹐不仅对我们经商受影响﹐更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政府不是在征集民意吗﹐我希望当地议员把我们的反对声反映上去﹐阻止它开业。”

身份认同是平权游行之初的永恒主题。早期游行以男性为主,作为城市不同人群的代表,有组织、有目的地在公共道路上游行。19世纪中后期,女性获得在专业领域工作的机会,并在1869年成立了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为获得政治权利,组织了不计其数的游行,女性开始出现在游行中。在当时信仰基督教、奉行家庭中心价值观的美国社会文化中,同性恋被认为是一种罪,同性恋组织被认定是非法的。1969年6月凌晨,纽约一家同性恋酒吧“石墙”再次遭遇警察突击检查,隐忍已久的同性恋人群对暴力执法进行了还击,为纪念“石墙暴动”,纽约于1970年举行了首次同性恋游行,成为现在每年6月举行的“同性恋骄傲日”活动的缘起。

8日,BBC报道称,2016年特朗普赢得大选,部分原因在于他是一个打破常规的“政治局外人”,说了一些以前不能说的话,而2020年他输掉总统宝座,部分原因同样如此,一些当年支持他的人已开始反感他。文章称,正如2018年中期选举中的一幕——更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太不像一个总统了,对其咄咄逼人的表现感到厌恶。具体来说,特朗普煽动种族紧张关系,在推特上使用种族主义语言,诋毁有色人种,而且在特殊场合没有充分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甚至宣扬一些阴谋论。特朗普在国际问题上的做法也让部分美国选民失望,他们不愿看到美国冷对传统盟友,以及各种“退群”举措。 匹茨堡市民豪森斯汀4年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今年却投票给拜登,他表示:“人们都累了,希望这个国家停止仇恨,团结起来。大家想看到一个‘体面的’美国。”按照 BBC的分析,特朗普的失败,还在于他未能将自己的“地盘”扩大到特朗普核心阵营之外,“作为过去100年来最蓄意制造分裂的总统,他几乎没有试图去争取支持民主党的20个州——那部分‘蓝色的美国’”。

乔治奥出生于1961年的英国伦敦,当时甲壳虫乐队刚刚在利物浦组建,那是一个标榜变革、叛逆与解放的年代。1987年,乔治奥从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大学拿到摄影、电影和视频艺术学士学位,此后两次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大奖。他一直对社会变化与街道政治充满兴趣,“游行恰好是在街上看到这个国家的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乔治奥说。

游行本身也是政治抗议的表现之一。“数百年来,美国人通过走向街头表达心声。这是我们的信念,要让人听到我们的声音。”曾任耶鲁大学非洲裔美国人研究系的主任的伊丽莎白·亚历山大在媒体上写道。在她不到一周岁时,她的父母推着婴儿车中的伊丽莎白参加了1963年华盛顿大游行,马丁·路德·金在那场游行中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

路易斯安那州首府巴吞鲁日的黑人历史月游行中,乔治奥记录了一个黑人社区的活动,镜头前一老一少站在街边,看向不同的方向,没有任何交流。“我经常在想,如果在游行结束后,让人们描述站在自己身边两三个小时的行人,是否还能记得对方长什么样子?人们聚集在同一空间里,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彼此疏离。”乔治奥说,就像摄影集《美国大游行》的副标题说的那样,“人们站在一起,站在一群陌生人中间”。

俄罗斯vtimes网在题为“特朗普为什么会失败”的文章中称,疫情彻底暴露了特朗普政府的专业能力,并将美国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与健康相关的问题上,而这正是特朗普的“软肋”。《华盛顿邮报》今年5月刊发题为“尽管疫情严重,特朗普总统依然发誓要彻底终结奥巴马的医改法案”的文章,对特朗普的固执己见感到担忧。俄高级经济学院教授阿列克谢·马卡尔金称,很多美国公民无法原谅他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举措。

乔治奥是在洛杉矶一个社区参加马丁·路德·金纪念活动时,萌生了创作《美国大游行》这个作品的想法。活动前一天,乔治奥开车在洛杉矶游荡,发现美国城市交通都是围绕汽车设计的,人们坐在车里,而不是走在街上,社区空无一人。乔治奥好奇那里住着哪些人、他们都在做什么。纪念日当天,当地人在自家庭院支起烧烤架,有的走上街头集会。“游行让社区清晰可见。你对那个社区产生的一些先入为主的想法消失了。”乔治奥说。2016年,他决定穿越美国各州去寻找那些覆盖美国不同人口特征的游行。

从2016年1月到10月,乔治奥穿梭在美国14个州的24座城市,记录了26场游行活动中的“当代美国人”。用他自己的话说,“2016年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一年,也是美国分歧从未如此明显的一年。”

一名华人商户说﹐“我当然反对﹐如果开店肯定会吸引瘾君子前来﹐给这个地区带来不安全因素﹐不利于我们经商。华人社区正在网上征集签名表达反对﹐我希望政府听到我们的声音。”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教授罗伯特·埃尔南德斯在接受墨《金融家报》采访时称,拜登获胜将给墨带来更多政策上的确定性,墨美双边关系也将回归制度性。如果拜登此前表示的禁止攻击性武器买卖的政策落实,将减少非法武器从美国贩运到墨西哥。此外,拜登上台将帮助美国回归多边主义,这也会使墨西哥直接受益。不过,他也提醒,民主党在历史上遣返移民的政策力度也不小,奥巴马执政时期就有很多墨西哥非法移民被驱逐。

“我认为特朗普的影响力不会随着他的失败而消失。”在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俄罗斯和亚洲项目主任兹洛宾看来,部分美国民众还会要求特朗普发表意见,在以后一段时间,作为“政治评论员”,他的观点还将对美国大众的情绪产生重大影响。对于想要“治愈与重建美国”的拜登来说,挑战会接踵而至。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工作和居住的华裔越先生选前预测拜登将赢得大选,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所在社区大多数选民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他们不可能选特朗普。但我也知道一位原本支持共和党的白人朋友,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他今年没有投票给特朗普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不满其防疫失败,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暴露出来的科学素养和人格问题。戴口罩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特朗普都把它政治化,一再对抗这个科学认识。这在很多尊重科学家和医学专家的美国人眼里,既愚蠢又危险。但特朗普竟警告美国选民,‘不要选拜登,因为拜登当选会听科学家的’,这非常不合逻辑,疫情面前,不听科学家的听谁的?”

Categories: 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