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鲜肉大行其道的今天,男性对于自身颜值的要求也在与日俱增,不过对于很多男性来说,整容仍然不是一个能摆在台面上畅所欲言的话题。

在中新经纬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有多名男士拒绝将自己的整容医美经历公开,有一些人起先答应接受采访、甚至已经聊到一半而后拒绝,男性面对自身整容的微妙心态可见一斑。

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全部有息债务高达1598.6亿元,其中12月到期债务(15泛海债)50亿元,且尚无资金筹措渠道。

孙华认为,外貌上的缺陷,应该发展其他方面的优势来弥补,比如财富、社会地位与事业。

但田亚华觉得,男孩的心理是矛盾的,“虽然他抗拒某明星的人设带给自己的困扰,但他似乎很享受这种相似的面容带给自己的颜值魅力,姿态、打扮、发型都有意识地往某明星身上靠拢。”

截至2020年6月末,泛海控股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公司共有195家,其中金融企业有113家,占比近六成。目前,泛海控股的营业收入过半来自保险业、三成来自民生证券,来自房地产的营业收入仅仅占5.33%,且同比缩小了1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未来的泛海,坐实了金融的招牌。

泛海的地产成就了民生的金融,但最终,金融也要为此前的高杠杆和急扩盘买单。今年12月的50亿还仅仅是开始,21年还有40亿+的兑付在路上。此外,在流动性充裕的现在,对比恒大今年5.7%的发债成本,泛海今年的发债成本基本锁定在了7.5%,而且三次发债均未获足额认购。

不得不说,泛海控股(000046)赶上了中国房地产和金融发展的黄金时代。1989年成立后,泛海陆续在北京、浙江、武汉、上海、深圳等8个一线城市构筑起泛海高端社区,也为此后泛海进军金融业积累了丰厚的原始资本。

像小凯这样因对自身颜值不满而选择整容的案例不难令人理解,不过,在采访中,中新经纬记者了解到,一些自身颜值在线的男性也会去选择整容。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理事兼医美机构分会副会长田亚华就向记者介绍了一个这样的例子。

田亚华仔细一问才知道,由于男孩的准丈母娘曾特别喜欢他,但当某明星曝出性丑闻后,男孩的准丈母娘认为相由心生,于是将两人拆散。后来,男孩便找到田亚华,想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说起泛海,很多人可能知之甚少,但说起民生,大家又恍然大悟。

02 |整容背后更复杂的心理需求

合规性是灰犀牛。关联交易在红墙持续关注的今天,已经成为各家金融机构不敢越半步的雷池。2020年下半年,红墙已经针对各金融机构关联交易合规性进行过初步摸排,并对频踩灰色地带的机构下令整改,预计明年初还将有更大动作。届时,如果泛海在外部融资受阻的情况下,是否还能够走老路获得贷款支持,值得思虑。

泛海控股参控股的金融公司

今年28岁的小凯最初对外貌并没有过多执念,在数次相亲受挫后,小凯认定根源在于自己的长相上。“每当看到他人窃窃私语,我都会觉得自己是聚光灯下的小丑,他们肯定在嫌弃我长得丑。”小凯表示。

今年38岁的孙华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他无法理解自己的同学为了晋升主管,打玻尿酸除皱。“男人的社会地位与事业发展,看的难道是皱纹的多少吗?事业的发展难道不是靠硬实力吗?”

后来小凯把恢复后的照片发给曾给自己介绍相亲对象的红娘,红娘很惊讶,说下次给他介绍更好看的女孩。

此外,泛海的关联方占款问题一直受到红墙关注。截至6月末尚存在近400亿规模,且前五名关联方占款规模占比近八成。说明泛海控股对其关联方的依赖程度更大,也暗示着更大的还款不确定性和更高的风险隐患。

最后,可以期待一下引进战略投资后的民生证券是否能够通过上市为泛海控股引入活水。但愿届时春回大地,疫情退散,所有人都能落地为安。

初战告捷的泛海,此后更是紧锣密鼓的开启金融版图构建。经过不懈努力,泛海于2020年1月发布公告,称红墙已核准其行业分类正式由房地产业门类更新为金融业门类,行业大类为其他金融业。这对于金融行业中凤毛麟角的民营选手而言,何其不易。

1996年,审时度势的泛海作为发起人股东入局民生银行,这成为泛海控股加速扩张的关键一环。2008年前后,泛海通过两次套现民生银行股票(占民生银行总股本的1%),收回投资约41亿元,而这1%的成本还不到2个亿。

自2014年以后,泛海控股的杠杆率就再也没有回落至80%以下。不仅如此,其流动比率和速冻比率远低于其他房企。表明其变现能力强的资产占比非常小(2016年的现金流甚至为负),但与之对应的短期负债却很高(流动负债占比为71.18%),这意味着公司能用于偿付短期负债的资产安全边际非常小。

出售上海董家渡项目和北京泛海国际居住区1#地块项目,总价值约126人民币; 出售美国旧金山First Street和Mission Street的相关境外资产,总价值约12亿美元; 房地产无新开工项目,施工全以项目续建为主; 为民生证券引入战略投资,加速上市步伐。

见到小凯时,他的脸有些肿胀。今年2月至9月中旬,小凯先后做了吸脂、植发、割双眼皮、耳软骨垫鼻尖等项目。

右一是泛海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卢志强

“整容”对他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01| “你整容了?”“没有,只是健身的效果。”

泛海控股主要项目分部

小泽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己平常也会定时做医美让自己的面部比例更加协调。刚做完下巴填充的小泽向记者描述了他的整容经历:一针1毫升的玻尿酸,贮藏在细针管中,头发丝似的针头刺入下巴部位的皮下组织,效果立即显现,且几乎看不到创口。不过,小泽并不觉得自己“整容”了,他称之为“医美”。

这就有了泛海在2019年一年内,为解决债务问题的泛海控股不得不频出回血大招:

今年29岁的小泽是深圳某皮肤管理中心的负责人,他坦言,近几年自己身边寻求整容医美的男性顾客人数已达50%。而在这部分男性中,小泽透露,有至少70%的男性抗拒他人知道自己的整容经历,相比男性,女性对整容的接受程度较高,对他人知道自己的整容经历,也较为坦然。

现金流是企业的生命线。

“如果说临床医学治身体疾病的话,美容医学就是治心病。”田亚华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将美容医学定义为“拿起手术刀和注射器解决求美顾客心理需求的一种特需服务”。

但当红娘问他是不是整过容,他一口否认,只说是“健身效果”。

疫情的影响目前还不知是否会在今年冬天延续,但是来自大洋彼岸却提早传来了坏消息。美国资产的出售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尽职调查期限延长至2020年12月31日。曾经泛海对外宣称的海外资产在年前急速变现的愿望肯定是要落空了。建议各位紧盯泛海现金流红线,看年底是否会再次转负。

一. 跨界选手的诞生

此前,一名男孩找到田亚华要求为其整容,“我当时就想,这男孩子长得挺英俊的,还挺眼熟,仔细想了想,长得还真像某明星。”但长得像明星竟成了他的烦恼,田亚华说,男孩的要求特别奇怪,“他不知道整哪里,反正给他整得不像那位明星就行。”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破船又遇打头风。瞄一眼泛海手里的房产,我们也许就明白泛海割肉回血的无奈:主要待售项目集中在武汉,主要出租物业也集中在武汉,不得不说在金融业乘风破浪的泛海,此次扎扎实实栽在了疫情的黑天鹅上。

东方金诚对泛海的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小凯表示,每个项目恢复时间都极短,因为自己想迅速提升自己的颜值,明年春节换一个相貌与相亲对象见面。

根据泛海控股《2020年半年报》整理

二.成功的转型,并不能卸下沉重的包袱

麻药刚过的第一晚是小凯最痛苦的时候。“做完耳软骨垫鼻尖手术,血水止不住地流,因为从耳朵取下软骨,耳朵比鼻子还痛。”小凯回忆道。

泛海控股虽然通过地产资金支撑金融布局接近完成,但由此产生的高杠杆问题使得公司资金链频亮红灯。